言和色的camellia

卡还没出场,想弃坑?!安雷成份属于我姐

凹凸乙女 手术刀

  注:
☞小萌新一只
☞专卡米尔乙女   短篇回复  
姐姐给我的中篇文回了一个小短篇。
因为我懒,所以中篇暂时,可能,也许,要等暑假发
(学生党想哭T^T) @攸攸狸别

☞正文没发
☞正文没发
☞正文没发

  
   橙拿起过手术刀,至少曾经是。

   她经历过刀枪无眼的战场,那黄沙漫天,狼烟四起,不知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就会倒下,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在枪响的一刹那消逝。
多少父母的心血哺育,苦苦等待下只换来烈士的称号和一笔抚慰金。多少?她数不清了。而她却执意跟随,步入一场场无硝烟,与死神的争夺战中。
每场都因为她的汗水次次在生死线把人抢过,数十条生命又有了重生的机会。

    而只因一决定,她不仅没有抢过那个军人的命,还助了死神一把,把他堆入无人生还的深渊。死神的镰刀夹杂着刺耳的笑声抢走了他的命,还幸灾乐祸的让橙的手上沾染了那军人的血。无生机的血凝固了手,也凝固了她的信仰。
   
  
  橙拿起过相机,至少现在是。

    在多次克服心理的梦魇无杲时,她次次倒在手术台旁,这个病如果好不了,她就拿不起手术刀。在她绝望之际,她遇上了心仪的蓝天大海。心仪的人儿次次带她回宿舍休养,心中的天平不知何时偏向他那旁,橙觉得自己要陷进去了。可心中有一个信仰还在叫嚣,她毅然选择了一条路,放弃当医生,当起了记者。橙希望这样可以离战场近一点,离医生近一点,离他近一点。

    可当年跟在她后面的小实习生都在军中站稳了脚跟,成为几连人中有名的医生,她凝固的血液是否会再次流动,像一个女孩执意留在军中的执着模样。

   
  橙爱过一个人,至少曾经是。

    蓝天大海被血液浑浊,又一项选择摆在面前。yes or  no 是世界上最难的无解题,无人知晓,也无力改变。重拾信仰,拿起刀芒,“手术中”三个大字若地府前的鬼火游荡。当死神又一次无情的嘲讽她,讥笑她时,第二名军人的血染在她指上,被血块遮住的昨日光芒却成为如今撒盐的伤口,刺耳的耳鸣宛若死神的笑声穿透大脑,留下无光的信仰。男孩永远无法睁开眼回答她那句应该说的话。

  

橙知道,她永远无法拿起手术刀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