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先存稿

卡还没出场,想弃坑?!安雷成份属于我姐

美【自己经历 慎入】

☞乙女超短
☞ 老姐打算文图双修了
☞想哭

  第一次看见他是一个无聊的周末,外面除了正在吃我随心随意撒的米的麻雀也就只有这样烈火般的温度了。

距离产生美这话是无法反驳的。

    开始是好奇他的朋友,那个大大咧咧的阳光男孩。可随后一眼便瞧上了在星系凌波的他。
 
    喜欢而喜欢的时候就不会在乎任何繁花似锦,这种情感是纯纯的,并不是棉棉的爱情,不是良好的友情,也不是浓浓的亲情,这个感情十分孤傲又真实,十分发指又害羞。
可以说是独立于亲情友情爱情至上的精神升华。

瞬间想起一本书叫《The Whale》里的一句台词

“我喜欢你 ,不会和你 s h a n g 床 的那种”
   嗯,有点别扭不过了解一下后大抵如此。

       于是乎云彩就来了。

    关注他的时间愈来愈多,他的性格和习惯就淋漓尽致的硬在脑子里住下,和他的人一样,霸气这个词汇太过于无趣,嗯,要认真说应该是在15公里外一望无际的海上明月似的白帆,世界只有他和星月跳着华尔兹舞曲。
  
     我只可以默默的眺望或凝神,他的舞曲中不会有我的位置,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只身上那载着梦和星星的帆下。

  精神世界的雷电轰鸣是他的主场优势。认识他的一年里,潜意识这么说。而悄悄祝福和关心抹在细枝烂叶之中。

知足吧,我述说道

       这之间的距离太美。
                                                     

凹凸乙女

   ☞小萌新一只
    ☞专卡卡乙女
    ☞大概是中短篇
    ☞女主薄荷

     望着那人垂在发丝上摇摇欲坠的汗珠,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我了。”待在安全区的薄荷无所谓的转着手指上的U盘,“不愧是宇宙第一黑客,让各大星球防贼一样防着你。哦不对,对他们而言,你我的确是贼。
     “当时只是说平分,我可没说另一半我不要。”卡米尔压低了帽沿,向她伸出手,“拿来。”
     “当我慈善机构还是什么?”薄荷将U盘攥在手心,当作一个谈判的筹码,“这里不做亏本生意。”
     “无本生意也不做吧。”喜怒不形于色的家伙此刻仍是波澜不惊,一副稳操胜卷的模样让薄荷心虚不已。
     是的,论实力她只有哭着求饶的份,论速度她绝对跑不出十米。现在只是仗着在安全区罢了。
     而且,这个在各星球上享有盛誉的家伙指不定早把她祖宗十八代的资料都看了一遍,更不用提弱点和软肋了。
    “记一次人情,怎么样?不亏吧。”薄荷权衡了利弊后开口,她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成交。”语气平稳,毫无情绪起伏的音调仿佛在阐述一个恒古不变的真理。卡米尔接过U盘,“里面没你想要的,对吗?”
     “别企图靠近我哦,会被伤害的。”薄荷俏皮一笑,如旗的黑发被风吹得散了开去,遮住了他的双眼。蒙蒙胧胧中,他看见她以一种人类无法达到的动作跃过一人高的墙,拎着她的宝贝电脑离开了。
    

   “我薄荷还真不信这个破大赛没漏洞。”抱着电脑的少女含着块薄荷糖含糊不清的嚷着。
     实际上,她的存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凹凸大赛最大的漏洞————
     因为在领取原力技能的时候刚好遇上了某个熊孩子入侵,让在那一天领取技能的参赛者都没有领取到技能。凹凸大赛说会尽快恢复,但,这预赛都过去了她都没有得到技能。
     主要是因为没领取到技能的都没挺过预赛,丹尼尔怕不是忘了她这个有梦想没实力的参赛者。
     很好,很好,神兽羊驼托我问候你全家。
     “见鬼去吧!”薄·因为没有技能以至于全天有十八个小时待在安全区感觉特憋屈·荷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哀嚎。
     薄荷虽然类似于大赛的失败品、废材,但不得不说她竟各星球的语言,发音就像一个真正的XX星人一样。也许这算是一个元力技能吧。。。
     然而,能当饭吃吗?能当架打吗?她薄荷总不能抱着人家大腿,哭成佩利说:“我给你当翻译,要求不多,进百强,进预赛就够了啊啊啊。”
     但好在她有点能力,至少能保证不死于乱棍或雷电下。现在预赛总算是挺过去了,三天的休息实在是太人性化了。
     当然了,这三天不干点大事怎么叫“休息”呢?
    
    安全区,某个被忽略的角落和某个被遗忘的人奏响了一曲让凹凸大赛不能消停的合奏————
              
            病毒入侵
     薄荷趁机入侵了凹凸大赛总端,打算盗几本资料走。可,想混水摸鱼的远不止她一个。所以当她意识到时,早已无法挽回了。

————————————————————————
看我的名字就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ヽ(*。>Д

凹凸乙女 手术刀

  注:
☞小萌新一只
☞专卡米尔乙女   短篇回复  
姐姐给我的中篇文回了一个小短篇。
因为我懒,所以中篇暂时,可能,也许,要等暑假发
(学生党想哭T^T) @攸攸狸别

☞正文没发
☞正文没发
☞正文没发

  
   橙拿起过手术刀,至少曾经是。

   她经历过刀枪无眼的战场,那黄沙漫天,狼烟四起,不知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就会倒下,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在枪响的一刹那消逝。
多少父母的心血哺育,苦苦等待下只换来烈士的称号和一笔抚慰金。多少?她数不清了。而她却执意跟随,步入一场场无硝烟,与死神的争夺战中。
每场都因为她的汗水次次在生死线把人抢过,数十条生命又有了重生的机会。

    而只因一决定,她不仅没有抢过那个军人的命,还助了死神一把,把他堆入无人生还的深渊。死神的镰刀夹杂着刺耳的笑声抢走了他的命,还幸灾乐祸的让橙的手上沾染了那军人的血。无生机的血凝固了手,也凝固了她的信仰。
   
  
  橙拿起过相机,至少现在是。

    在多次克服心理的梦魇无杲时,她次次倒在手术台旁,这个病如果好不了,她就拿不起手术刀。在她绝望之际,她遇上了心仪的蓝天大海。心仪的人儿次次带她回宿舍休养,心中的天平不知何时偏向他那旁,橙觉得自己要陷进去了。可心中有一个信仰还在叫嚣,她毅然选择了一条路,放弃当医生,当起了记者。橙希望这样可以离战场近一点,离医生近一点,离他近一点。

    可当年跟在她后面的小实习生都在军中站稳了脚跟,成为几连人中有名的医生,她凝固的血液是否会再次流动,像一个女孩执意留在军中的执着模样。

   
  橙爱过一个人,至少曾经是。

    蓝天大海被血液浑浊,又一项选择摆在面前。yes or  no 是世界上最难的无解题,无人知晓,也无力改变。重拾信仰,拿起刀芒,“手术中”三个大字若地府前的鬼火游荡。当死神又一次无情的嘲讽她,讥笑她时,第二名军人的血染在她指上,被血块遮住的昨日光芒却成为如今撒盐的伤口,刺耳的耳鸣宛若死神的笑声穿透大脑,留下无光的信仰。男孩永远无法睁开眼回答她那句应该说的话。

  

橙知道,她永远无法拿起手术刀了。